最新新闻

Glen Hill–读懂澳大利亚葡萄酒

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能在短短两百多年的时间内崛起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葡萄酒出口大国之一,比肩拥有上千年葡萄酒历史的法国与意大利等老牌葡萄酒国家,靠的不仅仅是得天独厚的土壤气候条件,还在于一代又一代不断涌现出的里程碑式人物们的砥砺推进。

历史 History

1788年,第一批英国人抵达澳洲大陆,并于杰克逊港开拓出第一片殖民地。(在几百年后的今天,这块最初的殖民地已发展成澳洲最大的城市,悉尼。)他们为这片古老的大陆带来了第一株葡萄苗。

1831年,后来被称为“澳大利亚葡萄酒之父”的James Busby 走访欧洲经典葡萄酒产区,并从欧洲带回650株优质葡萄藤,其中362株在澳洲培育成功,并被种植于悉尼植物园中。

时间推移至十九世纪中期,此时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商业环境开始形成,内部需求增大,刺激着葡萄种植版图的扩张,以新南威尔士州为中心,逐渐延伸至南澳州(South Australia)、西澳州(Western Australia),乃至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塔斯马尼亚(Tasmania)。在此百家争鸣之际,Victoria维多利亚州的葡萄产业仍旧一支独秀,发展势头不减,牢牢保持住了当时作为澳洲葡萄酒产业中心的优势地位。

19世纪中后期,一场史无前例的根瘤蚜虫病肆虐欧洲大陆,摧毁了欧洲将近三分之二的葡萄园,仅在法国就导致了约5000亿法郎的损失。澳大利亚虽未能幸免,但南澳州却因为更加严格的海关监管而成功阻挡了根瘤芽病的入侵,因此保持了葡萄酒业的持续发展势态,并在上世纪30年代一跃超过维多利亚州成为澳洲葡萄酒业中心,并保持至今。也正因为没有遭受根瘤芽病的侵袭,南澳州拥有着众多在欧洲都难以寻见的超级老藤,如世界最古老的西拉葡萄藤、世界最古老的歌海娜葡萄藤、世界最古老的慕合怀特葡萄藤以及世界最古老的赤霞珠葡萄藤。

演变 Evolution

受其时澳洲葡萄酒主要出口国、也是澳洲宗主国,英国的口味影响,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葡萄酒产量的80%均为廉价的甜腻型加强酒。

60年代后随着移民潮的到来,澳大利亚的饮食文化和葡萄酒文化都开始变得丰富多彩,单调的甜腻型加强酒一统江湖的局面也因此逐渐瓦解,澳大利亚的葡萄酒风格开始向欧洲主流风格靠拢,各种酿酒新技术和新思维开始在澳洲土地上由那些满怀热情的酿酒师创造并实现,到了上世纪的70年代中期,干型葡萄酒已经慢慢成为主流。

经过七十年代的葡萄酒风格矫正,干型葡萄酒在80年代正式成为澳洲葡萄酒的绝对主流风格。

进入了21世纪后,澳洲酒超过40%的的酒都用于出口,曾一度在英国市场上市场份额超过法国酒,现在在我国也是仅次法国酒的第二进口大国。时至今日,高品质的澳洲酒更多呈现出新鲜的果味、天然的酸度和风土的特性。

革新 Revolution

在澳大利亚酿酒师的词典里,「革新」也许更意味着一种看法和态度。

新一代的酿酒师,不愿囿于传统的束缚,对所有新的事物都有着开放的态度。他们尝试新的科技和新的观念,比如有机种植、生物动力法等等。当然,传统并不意味着不好,而是大家把目光聚集在更多的可能性上。例如,在葡萄种植方面少用化学制剂除虫;在葡萄酒酿造中,遵循「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原则,少用甚至不用橡木桶,用质量好的橡木桶,保持更多新鲜的果味。他们也愿意尝试一些新的技术,如整串发酵,在白葡萄酒中使用果皮接触等等。

他们的有些做法有时会引发争议,但这也非常有趣,例如澳大利亚酿酒师对「自然酒」(Natural Wine)的尝试。但这更多代表了一种开放的态度:当酿酒师在埋头酿造葡萄酒的时候,停下来,看看外面的人在做什么,同时自己也进行思考。这就是澳大利亚人的精髓:永远尝试新东西,不要总是坐在故纸堆上,这就是我们意义上的「革新」